中金:聯合解讀中央金融工作會議

2023-11-01中金觀點

中央金融工作會議10月30日至31日在北京舉行,延續了此前對金融工作的定位,強調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加快建設中國特色現代金融體系。我們不妨從統籌“發展與安全”出發,多個維度理解中國特色的現代金融體系。在發展方面,會議對金融本身的發展、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金融宏觀調控提出更明確的要求,安全方面強調全面加強監管,有效防范化解風險。會議指出黨的領導是做好金融工作的“根本保證”。本文將從宏觀、策略、地產和銀行角度進行解讀。


宏觀:多維度理解中國特色現代金融體系

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延續了此前對金融工作的定位,強調金融發展的“中國特色”。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指出,“金融是國民經濟的血脈,是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延續了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對金融的定位,強調金融工作的重要性。會議提出,要“加快建設金融強國”,要走“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為未來一段時間我國的金融發展提供了方向。

我們從統籌“發展與安全”出發,多個角度理解“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會議一方面對金融本身的發展、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提出更明確的要求,另一方面強調全面加強監管,并指出黨的領導是做好金融工作的“根本保證”。具體來看:

  • 金融市場和金融機構的發展目標進一步清晰。在資本市場方面,提出“更好發揮資本市場樞紐功能”,提出了“推動股票發行注冊制走深走實”、“發展多元化股權融資”、“大力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培育一流投資銀行和投資機構”四個建設方向。債券市場方面,要求“促進債券市場高質量發展”。在“完善機構定位”方面,對國有大型金融機構、中小金融機構、政策性金融機構、保險業的定位分別作了表述:對于國有大型金融機構,要求“做優做強”、“當好服務實體經濟的主力軍和維護金融穩定的壓艙石”;對于中小金融機構,則要求嚴格“準入標準和監管要求”、“立足當地開展特色化經營”;對于政策性金融機構,要求強化“職能定位”;對于保險業,要求發揮“經濟減震器和社會穩定器功能”。

  • 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任務進一清晰。會議肯定了十八大以來金融工作“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取向,堅持把金融服務實體經濟作為根本宗旨”,但也指出“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不高”。因此,“金融要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高質量服務”。具體方向上來看,會議提出“把更多金融資源用于促進科技創新、先進制造、綠色發展和中小微企業,大力支持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確保國家糧食和能源安全等”,并且總結為“做好科技金融、綠色金融、普惠金融、養老融、數字金融五篇大文章”。我們預計未來更多金融資源或向以上方向傾斜。方式方法上,會議提出“盤活被低效占用的金融資源,提高資金使用效率”,并強調“要著力打造現代金融機構和市場體系,疏通資金進入實體經濟的渠道”。

  • 金融宏觀調控服務高質量發展出現新要求。金融宏觀調控是金融工作的重要一環。會議強調要“始終保持貨幣政策的穩健性”,同時指出要“準確把握貨幣信貸供需規律和新特點”。我們認為,當前信貸和貨幣供需的一個突出特點是,經濟運行到金融周期下行階段,信用需求本身具有內生緊縮的壓力,財政與準財政在貨幣投放中的重要性上升。本次金融會議通稿中指出,要“加強貨幣供應總量和結構雙重調節”、“充實貨幣政策工具箱”。我們認為,這可能意味著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比如抵押補充貸款、各類再貸款等)等政策性金融可能在金融宏觀調控中起更重要的作用。

  • 會議強調全面加強金融監管,有效防范化解風險,明確提出做好“產融風險隔離”。會議指出“金融監管和治理能力薄弱”,強調“要全面加強金融監管,有效化解金融風險”。從監管領域看,會議強調了三類風險監管及防范化解工作,包括中小金融機構、地方政府債務、房地產風險。中小金融機構方面,本次會議強調要嚴格“準入標準和監管要求”,“立足當地開展特色化經營”,及時處置風險。地方債務方面有望建立管控長效機制。本次會議指出要“建立同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政府債務管理機制,優化中央和地方政府債務結構”。我們認為近期一攬子化債方案落地有效降低了隱債流動性風險,但如要治本,仍需要地方債務風險管控長效機制的確立。房地產風險化解方面,會議指出完善房地產金融宏觀審慎管理,微觀上健全“企業主體監管”和“資金監管”,“滿足不同所有制房地產企業合理融資需求”。同時指出“加快保障性住房等三大工程建設,構建房地產發展新模式”。從監管原則看,會議強調要把握好“權和責”、“快和慢”兩個關系,也明確指出做好“產融風險隔離”。一是在監管增大地方屬地責任,我們認為配套資源支持或將加大。二是,風險化解需在穩定大局的前提下把握時度效。三是強調做好“產融風險隔離”,我們認為加強金控集團監管,推動金融與實業有效隔離,有助防止風險交叉傳染。

  • 加強黨中央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根據今年年初公布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央金融委員會、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兩大機構成立。本次會議指出,一方面要做好“統籌協調把關”,主要是要“發揮好中央金融委員會的作用”,另一方面要“切實加強金融系統黨的建設”,主要是要“發揮好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的作用”。同時,本次會議在此強調了對金融干部人才隊伍的要求,要“政治過硬、能力過硬、作風過硬”、“鍛造忠誠干凈擔當的高素質專業化”金融干部人才隊伍。


策略:明定位,促發展

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定調部署未來金融工作發展方向

10月30日至31日,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分析我國金融高質量發展面臨形勢,并部署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的金融工作。從會議精神來看:

金融是國民經濟血脈,要加快建設金融強國,推進金融高質量發展,并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高質量服務。會議強調“金融是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需“全面加強金融監管,完善金融體制,優化金融服務”。做好金融工作要“堅持把金融服務實體經濟作為根本宗旨”,“堅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堅持統籌金融開放和安全”。具體工作部署上,從資本市場角度建議重點關注以下幾個方面:

  • 貨幣政策方面,會議指出“保持貨幣政策穩健性”,“注重做好跨周期和逆周期調節,充實貨幣政策工具箱”。結合目前經濟形勢,會議提出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融資成本持續下降”;

  •  資金供給結構方面,會議提出“把更多金融資源用于促進科技創新、先進制造、綠色發展和中小微企業,大力支持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確保國家糧食和能源安全”,“提高資金使用效率”,“做好科技金融、綠色金融、普惠金融、養老金融、數字金融五篇大文章”,當前工作上要“更好支持擴大內需”;

  • 資本市場方面,會議提出“優化融資結構,更好發揮資本市場樞紐功能,推動股票發行注冊制走深走實,發展多元化股權融資,大力提高上市公司質量”,“促進債券市場高質量發展”。結合當前投資者關注,會議強調當前要“活躍資本市場”;

  • 金融機構發展方面,會議提出要“培育一流投資銀行和投資機構”,“支持國有大型金融機構做優做強”;

  • 與地產關系方面,會議提出“建立防范化解地方債務風險長效機制,建立同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政府債務管理機制。健全房地產企業主體監管制度和資金監管,完善房地產金融宏觀審慎管理,一視同仁滿足不同所有制房地產企業合理融資需求,因城施策用好政策工具箱,更好支持剛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加快保障性住房等‘三大工程’建設,構建房地產發展新模式”;

  • 對外開放方面,會議提出 “穩外貿穩外資”,“穩步擴大金融領域制度型開放,提升跨境投融資便利化,吸引更多外資金融機構和長期資本來華展業興業”。尤其在地域方面提出“增強上海國際中心的競爭力和影響力,鞏固提升香港國際中心地位”。

本次金融工作會議應對當下,立足長遠,對當前市場形勢及中長期發展均帶來積極影響。綜上來看,本次金融工作會議既明確了金融定位及中長期我國金融工作方向,又結合當前形勢做出了具體有針對性的部署及指引?;仡櫼酝匍_的歷次金融工作會議,在部署應對國有銀行股份制改造、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推動金融開放、健全多層次資本市場、構建監管框架等方面均發揮過重要作用及影響。從對資本市場的影響上,歷史經驗顯示盡管不同區間市場和行業表現難以簡單對比,但A股市場短期內對歷次金融工作會議反應均較為積極。統計顯示上證指數在歷次金融工作會議召開后一個月內漲幅中值約為9%。結合此次會議精神,繼7月中央政治局會后本次會議再提“活躍資本市場”,有助于進一步提振當前投資者風險偏好;中長期角度,金融工作會議對包括資本市場在內的金融機制體制的規劃及方向性指引有助于推進中國特色金融發展之路,助力中國式現代化建設。

投資方向上,結合會議對“培育一流投資銀行和投資機構”“支持國有大型金融機構做優做強”表態,大型國有銀行、保險、券商等有望受到近期投資者關注;對地產領域的工作方向和部署也有助于增強穩地產信心。


地產:關注房企融資改善舉措和“三大工程”建設

2023年10月30日至31日,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召開,會議提出“促進金融與房地產良性循環,健全房地產企業主體監管制度和資金監管,完善房地產金融宏觀審慎管理,一視同仁滿足不同所有制房地產企業合理融資需求,因城施策用好政策工具箱,更好支持剛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加快保障性住房等“三大工程”建設,構建房地產發展新模式?!盵1]

本次會議在房地產企業融資方面做積極表態,接下來著重關注相關舉措的推進節奏與力度。今年以來新房銷售整體偏弱,1-9月商品房銷售金額同比下降4.6%,對房企現金流形成持續壓力;同時民企銷售表現明顯弱于央國企,以百強房企中的42家央國企和32家未出險民企為例,1-9月銷售額增速分別為+12%和-14%。在此背景下,本次會議提出的“一視同仁滿足不同所有制房地產企業合理融資需求”,對于穩定房企現金流、緩釋房企信用風險尤為關鍵;事實上,在2022年11月發布的“金融16條”中也曾出現類似表述,其中在“穩定房地產開發貸款投放”方面提出要“對國有、民營各類房地產企業一視同仁”。我們認為接下來需要重點關注相關舉措的落地節奏與發力強度。

我們認為各地住房需求支持政策或仍須繼續發力,“三大工程”建設將是工作重點。一方面,會議提出要繼續因城施策的支持合理購房需求,今年9月各地出臺的需求支持政策的頻率和力度均達到本輪周期以來的峰值,但目前32個超高/高能級城市中,仍有17城留有不同程度的限購要求,15城/17城的首套/二套房首付比例要求高于下限,政策或仍存在調整空間;同時,此前政策效果更多體現在了二手房而非新房,我們認為這也反映了需求支持政策和緩釋房企信用風險政策相結合的必要性。另一方面,會議提出要加快保障性住房、城中村改造和平急兩用基礎設施這“三大工程”的建設,我們認為這可能成為明年拉動投資、改善銷售的有力舉措,須高度關注配套資金的落地情況;此外,從中長期角度來講,這也是房地產新模式中構建多層次住房供給體系、推動宅地供需匹配的關鍵舉措。

提示地產板塊配置價值。我們認為本次政策對房地產供、需兩側都做出積極表態,接下來仍須等待其體現在基本面指標的企穩改善上,此外“三大工程”的政策進展是短期值得關注的股價催化劑。

風險:政策落地及基本面修復不及預期;房企信用加速惡化。


銀行:中央金融工作會議解讀

明確金融行業發展定位。會議提到“金融是國民經濟的血脈,是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要加快建設金融強國”,我們認為這表明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發展中經濟體,金融在經濟發展中的地位仍然至關重要,因此發展金融行業、提高行業國際競爭力仍然是當前金融工作的要務。此外,會議提到“支持國有大型金融機構做優做強”“培育一流投資銀行和投資機構”,我們認為這表明建設更高水平的金融機構同樣是政策的應有之義。

加強金融監管。會議提到“健全金融監管機制”,當前中央層面的機構改革已推進,包括組建國家金融監管總局并設為國務院直屬機構、央行分支機構改革、企業債發行審核職責劃轉等,地方金融監管機構改革仍在推進中,根據《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地方層面的改革任務將力爭在2024年年底前完成。我們認為監管機構改革體現了加強金融監管的趨勢,有利于減少監管套利、降低金融風險(參見《金融監管機構改革方案初探》)。

支持實體經濟。會議提到“金融要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高質量服務”“把更多金融資源用于促進科技創新、先進制造、綠色發展和中小微企業”,我們認為延續了近年來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導向。根據我們的測算,截至2季度末投向基建、制造業、普惠、綠色行業的新增貸款所占比例合計超過70%,我們預計未來政策支持的領域仍將是金融資源的主要流向。

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會議全文十六次提及“風險”,具體來看,會議在相關段落提及地方債務、房地產、中小金融機構三大領域。具體而言:1)對于地方隱性債務要遏制增量、化解存量,同時防范金融風險外溢,推進“一攬子化債方案”,包括貸款置換、特殊再融資債券發行、債務重組等方式(參見《如何理解“一攬子化債方案”?》)2)對于房地產風險,配合降低首付比例和按揭利率,通過專項貸款等方式支持保交樓,通過展期、重組等方式緩釋風險暴露;3)對于中小銀行,健全處置機制,推動行業供給側改革。

投資啟示:宏觀經濟、產業結構、監管環境和科技進步決定行業進入供給側改革階段。銀行機構需要高效投入和再優化包括人力、科技、數據等要素以提升金融產品服務能力,滿足BCG端客戶群體需求,實現高質量發展轉型。另外,城投債務、地產債務和問題機構處置在內的金融化險工作有助于推動債務化解和經濟增長,從風險溢價角度推動銀行估值修復。

風險:地方債務、房地產和中小金融機構風險。

金融高質量服務經濟社會發展

會議指出,要“優化資金供給結構,把更多金融資源用于促進科技創新、先進制造、綠色發展和中小微企業”、“做好科技金融、綠色金融、普惠金融、養老金融、數字金融五篇大文章”。近年來,我們已經看到銀行貸款投向發生了較大幅度的改變,更多的資金投向了高端制造業、綠色領域、普惠領域,銀行也積極推出養老金融產品創新,通過科技賦能、數字化轉型來提升經營效率和服務能力。展望未來,我們預計銀行經營仍會把較多的資金資源和人力資源投入上述方向和領域。向前看,中國經濟處于轉型發展階段,如何投入和再優化要素提高金融產品服務能力以匹配B、C、G端核心需求成為金融行業高質量發展的一大評價標準。

會議指出,要“完善機構定位,支持國有大型金融機構做優做強,當好服務實體經濟的主力軍和維護金融穩定的壓艙石,嚴格中小金融機構準入標準和監管要求,立足當地開展特色化經營,強化政策性金融機構職能定位,發揮保險業的經濟減震器和社會穩定器功能”。根據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報告,截至2022年末,全國4567家銀行業金融機構中有346家被央行評為高風險金融機構,全部為區域性中小銀行,數量占比8%,資產規模占比2%。展望未來,我們預計大型銀行經營將具有韌性、穩定性較強,從投資角度而言,其較為穩定的股息回報或將帶來配置價值;中小銀行在監管加嚴的背景下,科技金融、綠色金融、普惠金融、養老金融、數字金融做出特色的銀行具有可持續發展能力。中國經濟從高速發展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宏觀經濟、產業結構、科技進步等要素決定了行業進入供給側改革階段,行業競爭態勢更為健康。

加強金融監管,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會議指出,“要清醒看到,金融領域各種矛盾和問題相互交織、相互影響,有的還很突出,經濟金融風險隱患仍然較多,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不高,金融亂象和腐敗問題屢禁不止,金融監管和治理能力薄弱”。觀察過去幾年部分中小銀行如包商銀行、河南村鎮銀行的風險成因,我們認為屬地經濟增長疲軟或放緩可能僅僅是風險暴露的誘發因素,更重要的原因是公司治理和內控合規制度的不健全,以上風險需要及時識別和有效處置。

會議指出,要“及時處置中小金融機構風險”、“建立防范化解地方債務風險長效機制”、“完善房地產金融宏觀審慎管理”。我們認為上述三個領域是金融化險的主要構成。

會議提出,要“防范化解金融風險,要把握好權和責的關系,健全權責一致、激勵約束相容的風險處置責任機制”;“把握好快和穩的關系,在穩定大局的前提下把握時度效,扎實穩妥化解風險,堅決懲治違法犯罪和腐敗行為,嚴防道德風險”;“對風險早識別、早預警、早暴露、早處置,健全具有硬約束的金融風險早期糾正機制”。我們認為金融風險防范化解主要包含兩個層面,一是存量風險化解,會議指出“穩定大局的前提”,因此不論在中小金融機構風險化解,還是地方債務和房地產風險化解時,都會堅持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二是增量風險防范,雙管齊下才能真正緩解金融風險,我們期待權責一致的風險處置責任機制、期待有效的風險早期糾正機制,我們認為上述機制的完善有利于金融系統的穩定和估值修復。


[1]https://www.gov.cn/yaowen/liebiao/202310/content_6912992.htm


文章來源

本文摘自:2023年11月1日已經發布的《多維度理解中國特色現代金融體系|中央金融工作會議簡評》
分析員 張文朗 SAC 執證編號:S0080520080009 SFC CE Ref:BFE988
分析員 周彭 SAC 執證編號:S0080521070001 SFC CE Ref:BSI036
分析員 黃文靜 SAC 執證編號:S0080520080004 SFC CE Ref:BRG436
分析員 鄧巧鋒 SAC 執證編號:S0080520070005 SFC CE Ref:BQN515
分析員 鄭宇馳 SAC 執證編號:S0080520110001 SFC CE Ref:BRF442
分析員 段玉柱 SAC 執證編號:S0080521080004

2023年11月1日已經發布的《明定位,促發展 ——中央金融工作會議點評》
分析員 李求索 SAC 執證編號:S0080513070004 SFC CE Ref:BDO991
分析員 李瑾 SAC 執證編號:S0080520120005 SFC CE Ref:BTM851

2023年11月1日已經發布的《關注房企融資改善舉措和“三大工程”建設》
分析員 李昊 SAC 執證編號:S0080522070007 SFC CE Ref:BSI853
分析員 張宇 SAC 執證編號:S0080512070004 SFC CE Ref:AZB713

2023年11月1日已經發布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解讀》
分析員 林英奇 SAC 執證編號:S0080521090006 SFC CE Ref:BGP853
分析員 許鴻明 SAC 執證編號:S0080523080007
分析員 嚴佳卉 SAC 執證編號:S0080518110004 SFC CE Ref:BNF177
分析員 周基明 SAC 執證編號:S0080521090005 SFC CE Ref:BTM336
分析員 張帥帥 SAC 執證編號:S0080516060001 SFC CE Ref:BHQ055

免責聲明:本文僅為投資者教育目的而發布,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不構成中金公司的任何承諾等有約束力的法律文件,請投資者獨立決策并自行承擔風險。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版權僅為中金公司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修改、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本文引用的數據和信息均來源于我們認為可靠的已公開資料,但中金公司對這些信息的時效性、可靠性、準確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證。以上內容,中金公司無需通知即可隨時更改,但沒有將此意見及建議向本文讀者進行更新的義務。